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論文寫作發表 > 一線中小學教師應該寫論文嗎?

一線中小學教師應該寫論文嗎?

時間:2017-11-13 15:45作者:學位論文網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一線中小學教師應該寫論文嗎?的文章,筆者是一名普通的初中物理教師,在教學一線工作了十三個年頭。不久前,拜讀了本刊梁溪客老師的文章《論文大省背后的教師生態》
  筆者是一名普通的初中物理教師,在教學一線工作了十三個年頭。不久前,拜讀了本刊梁溪客老師的文章《論文大省背后的教師生態》和邢紅軍教授及其弟子的一組回應文章,筆者對邢紅軍及其弟子持贊同態度,這并不是因為邢教授名氣大,或者邢教授他們“人多勢眾”,而是基于自身的邏輯。正是基于自身的邏輯,筆者也想就梁文中的幾個地方與梁老師作些探討。
  
  一、教研文章的質量在哪。
  
  梁文開頭就說:“每次翻閱語文教學雜志,我都有這樣一個感覺:如果江蘇教師不寫論文,這些雜志就活不下去。”語文教學雜志很多,不知道梁老師所說“這些雜志”究竟是指哪些,姑且以梁老師提到的《中學語文教學》《語文學習》《中學語文教學參考》為例,筆者認為,如果江蘇教師不寫論文,這些雜志也死不了,因為這些雜志既然可以被認定為核心期刊,所刊文章的質量在當下語文領域內一定是一流的,這一點有目共睹。
  
  為什么這些雜志能吸引到很多高質量的中學語文教學專業文章呢,這跟雜志社及其編輯們的辦刊態度和辦刊能力是分不開的,即是說這些雜志能夠吸引到當前中小學教師生產出來的高質量文章,這一點不會因為江蘇教師寫與不寫而發生改變。如果江蘇教師不寫,那這些雜志就會在江蘇之外的教師中選定文章擇優刊登,結果是這三份雜志的整體水平略有下降,但他們仍然是本領域內的優秀雜志。如果有雜志會因為江蘇教師不寫文章而活不下去,也不會是上述三份雜志,而是那些水平低下甚至粗制濫造的雜志,這樣的雜志活與不活都無傷大雅。
  
  筆者認為,作“江蘇教師不寫文章”這種假定,只能反映梁老師的某種心態,此假設是不可能發生的,所以探討這個問題并沒有意義。更值得探討的是專業刊物的質量,或者說教研文章的質量指什么?筆者認為所謂教研文章的質量,其本質應該是智慧,改進教學實踐的智慧,蘊含著使教學實踐趨于完善的力量,同時,寫作完善的是教師本身,這是至關重要的。雖然絕對完美的實踐和人是沒有的,但我們應該一直處于奔向完美的路上,從這個角度說,高質量的教研文章不但不會減少,而且會層出不窮。
  
  而高質量的教研文章如何形成呢?這就離不開教學實踐和基于實踐的思考,可以說,能夠寫出高質量教研文章的教師一定是精于閱讀,勤于實踐,善于思考,不斷總結提煉的教師。凡是寫過好文章的教師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寫文章是再學習的過程,是感悟的過程,是向未知挺進的過程,是自我提升的過程,這個過程很迷人,很多時候跟功利無關,沒有寫過好文章或者沒有寫過一篇真誠的、像樣的文章的教師是無法體會和理解的。
  
  二、教師的行動研究。
  
  梁文在第二段提到:“這一玩,也勾起了我的表達欲望--不過,不是寫論文。”請問梁老師,為什么要特別強調“不是寫論文”呢?是對“寫論文”不滿,不屑,還是不會,甚至反感?你是不是有這樣的潛意識:
  
  “誰都不想寫論文,但上面規定晉升職稱或教師評比一定要看論文發表情況,這個規定很不人性化,不合情理,論文這個鐐銬早一天取消早一點好。”你想通過與“寫論文”堅決劃清界限表達一種怎樣的情緒?須知,你有了情緒,就有表達的欲望。其他很多教師,勤勉而智慧地工作,他們一定會有很多發現、感悟、情緒,也會自然而然產生表達的欲望,并且他們的表達不是隨意而為,而是遵循較為嚴格的學術規范,將表達上升到論文的高度,讓自己的表達具有示范和交流的意義,同時更加具有藝術美感。
  
  這一點可以輕松舉例證明,比如基礎教育物理學科的核心期刊目前是蘇州大學主辦的《物理教師》和陜西師范大學主辦的《中學物理教學參考》,《物理教師》2014 年第 1 期第 13 頁文章是《踏著學生的節拍 產生最強的共鳴---“深度學習”之課堂節奏調控問題初探》,《中學物理教學參考》2015 年第 11 期第 11 頁文章是《關注物理審美教學 提升學生學科素養--以單擺教學為例》,從這兩篇文章的標題我們就可以看出,文章的作者把學生放于中心位置,為了學生更好地發展而努力改進自己的教學實踐,這不就是行動研究嗎?這不就是教師的使命嗎?這充分顯示論文與行動并不矛盾,而且可以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寫論文的中小學教師并不像梁老師說的那樣“忘記了自己的教育對象,忘記了自己的教學使命”.
  
  追求卓越的教師一定不排斥寫論文,古今中外的大教育家,無一例外都是由自己的著作墊起來的,比如蘇霍姆林斯基,江蘇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基礎教育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孫孔懿搜集了其全部中文版著作,統計得共 365 萬字,全世界不知多少教師從這些文字中汲取教育智慧,豐富了自己的教學智慧從而改進了實踐。再比如孔子,盡管他自己沒有專著,但幸虧有《論語》記錄了其教育思想,如果沒有《論語》,我們還會承認孔子是萬世師表嗎?
  
  三、不寫文章,真的好嗎。
  
  梁文在最后一段說“如果自己的理論和經驗不是來自實踐,抑或將實踐已經證明行不通的,或根本就不可能達到預期目的的‘實踐經驗’寫成論文發表,這就不是學術問題,而是道德問題。”但一個常識是:寫文章可能不是源于實踐,可能沒有經過獨立的思考,也可能有科學性錯誤,乃至誠信方面的問題,這些都是教師的事,但能不能發表就不是教師的事了,而是編輯或出版社的事,相信梁老師不會不明白這一點,那請問梁老師,你還覺得你說的“學術問題、道德問題”能夠成立嗎?
  
  梁老師為什么就意識不到,閱讀優秀期刊上的文章,可以讓我們知道別人在教學上是怎么做的、怎么想的,只要虛心一點,通過這樣的閱讀我們可以學習到很多,從而對我們的思想有所啟迪,對我們的教學實踐有所幫助。
  
  如果都不寫文章,真的好嗎?
  
  這里,筆者想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的真實經歷和感受。
  
  筆者 2003 年畢業于南通師范學院,所學專業是現代教育技術,當年 8 月經高郵教育局分配至一所農村學校,月底才得知學校安排教物理(這樣的“學教不一”在農村學校并不奇怪),筆者至今還清楚地記得“新手教師加科目門外漢”的滋味是什么,現在也感覺愧對當時的學生。可能因為是個老實人,也有一點點的鉆勁,所以,筆者在教學上的進步相比于周圍的很多教師算是大的。
  
  在 2012 年,筆者參加了高郵教育局舉辦的教學大比武活動,由于態度比較認真,所以獲得了一等獎,但這不是關鍵,一等獎每年都會有幾個,關鍵是筆者覺得那節課上得真的很好,好到既值得留作紀念,還可以在其他教師面前展示一下,所以,筆者把那節課的過程寫了下來,再加之自己的所思所想,然后就有了《〈力 彈力〉公開課實錄和反思》的文章,當時不知道算不算論文,就投了出去,萬想不到的是這個處女作不但被《中學物理》錄用,還被人大復印資料《中學物理教與學》轉載。筆者一直覺得這是對一個在教學上老老實實、勤勤懇懇的人的眷顧和肯定。后來筆者還寫了篇文章,發表在《中學物理教學參考》2015 年第 4 期,寫文是自然而然的有感而發,這兩篇文章于筆者的意義不是爭取榮譽的資本,也不是晉升職稱的材料,它們只是證明筆者不再是新手教師(是不是新手教師不是由教學時間的長短決定),不再是初中物理教學的“門外漢”,它們記錄了筆者的成長。獲得榮譽或晉升職稱算是獲得成功,但未必獲得成長,但寫出好文章一定是成長,成長比成功更重要的道理同樣適用于教師。
  
  筆者認為,無論哪位教師,教學一輩子,有三樣東西不可或缺 :一是百讀不厭的書(最好是教育教學專著),哪怕只有一本;二是永生難忘的課,哪怕只有一節;三是引以為傲的文,哪怕只有一篇!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