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武術形象的定位、塑造及傳播

武術形象的定位、塑造及傳播

時間:2020-01-31 16:09作者:王丹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武術形象的定位、塑造及傳播的文章,武術形象的塑造與傳播需要從武術基本理論出發,從武術發展規劃、價值取向、社會功能、整體傳播等多方面去塑造武術形象框架。如何樹立武術形象,如何開展武術形象的傳播,展示武術形象,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摘要:通過文獻資料法和邏輯分析法,從形象學、文化學、武術相關理論切入,以武術形象為研究對象,對武術形象核心要素和差異化特色進行梳理,在此基礎上對武術形象進行定位并提出傳播策略,旨在為武術傳播提供思路。研究認為:武術形象應圍繞歷史形象、文化形象、技擊形象、藝術形象、體育形象、武術人形象進行多維度塑造。同時,通過新媒體傳播、影視傳播、表演傳播、賽事傳播、活動營銷、對外交流等策略進行傳播。

  關鍵詞:武術; 武術形象; 武術傳播; 武術史;

  作者簡介:  王丹(1995~),女,在讀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民族傳統體育歷史與文化、武術傳播。;

Shape the Image of Wushu and Communication Strategy

  Abstract:Through literature and logic analysis methods, from image theory, culturology, and Wushu related theories, taking Wushu images as the research object, combing the core elements and differentiated characteristics of Wushu images, and positioning the Wushu image on this basis. A communication strategy is proposed to provide ideas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Wushu. The study believes that the Wushu image should be multi-dimensionally shaped around historical images, cultural images, arts and crafts images, artistic images, sports images, and Wushu people. At the same time, it will be disseminated through strategies such as new media communication, film and television communication, performance communication, event communication, event marketing, and external communication.

  Keyword:Wushu; Wushu image; communication of Martial art; Wushu history;

  在全球化時代背景下,形象的塑造尤為重要。中國國家形象經歷了從近代史的“東方睡獅”到“抵抗外強”,從“封建落后”到“科學求新”,從“革命進步”到“民族獨立”的歷史變遷。回顧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以來,中國大國形象崛起,成為和諧、文明、負責的東方大國。發展起來的中國需要更好向世界展示自己,劇變的世界渴望更好了解中國。武術是中國國家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外跨文化交流的重要橋梁。[1,1]在文化交流中,作為典型的中國符號的武術承擔了中國國家形象在世界展現的重要使命,武術形象塑造與傳播是武術在新時代的迫切任務。

  武術形象的塑造與傳播需要從武術基本理論出發,從武術發展規劃、價值取向、社會功能、整體傳播等多方面去塑造武術形象框架。如何樹立武術形象,如何開展武術形象的傳播,展示武術形象,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本研究將探討武術形象的塑造思路和傳播策略。

  1、武術形象概念

  融入中國傳統思想的武術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展現了中華文明的智慧,其高于體育,屬于文化。要深刻理解“武術形象”,必須了解“形象”這一重要概念。“形象”一詞在逐步社會化的過程中,也逐漸在改變、深化和發展。根據形象學理論,人是形象的確定者和評定者,就作為主體的人和作為客體的事物而言,形象是人們在一定條件下對他人或事物由其內在特點所決定的外在表現的總體印象和評價。[2,2]在傳播學中,形象是物質運動過程中產生的信息被人腦映像后在特定條件下通過特定媒介的輸出。[3,3]形象生成后,由于其各種影響方式與媒介都有人與媒介的參與,具有可控性。

  “武術形象”,是一個動態的歷史的概念。人們對不同時期“武術”本身的存在性質的價值判斷隨著主觀存在事實和客觀感知等因素不斷發生變遷。我們可以從形象學和傳播學角度對“武術形象”進行邏輯思考。形象具有主體性和客體性,“武術形象”的主體性由武術自身的內在性質構成。“武術形象”的客體性在于人們對于武術的總體印象,是對武術價值的判斷,常常受到不同客觀因素的影響。形象客觀性的感受者是受眾,受眾本身作為傳播媒介,傳播著事物的形象,“武術形象”就是信息傳遞過程的產物。

  由于“武術形象”的復雜性,學術界沒有統一的定義。有學者認為,武術形象是指作為一種文化形態的中國武術在傳播過程中,形成的社會個體、群體、民族對中國武術的想象而完成的一種表意實踐。[4]表意實踐是基于形象學理論下對對象的想象,是意義的生產和交換、給予與獲得的活動。[5]我們不能忽略形象的主體性,除想象之外的表意實踐,還有對于對象客觀反映的形象。武術形象既有主體的客觀存在性,由有形的物質和客觀存在現象組成,又有客體的影響因素,即想象中的表意實踐,二者相輔相成。由此,我們可以認為武術形象是社會對武術的客觀認識和表意實踐。

  2、武術形象相關研究

  有關“武術形象”的研究主要分為兩大類:第一類是對“武術形象”的基礎性理論研究,以中國武術形象建構的基本理論為研究對象,系統詮釋武術形象的概念、本質、存在形態、復雜性的原因以及價值。以形象學研究視域為視角對傳統武術進行解析,分析傳統武術的套話內容及特征[6],確立傳統武術形象學研究的邊界和切入點等。第二類是有關“武術形象”解釋研究,其中包括“武術文化形象”[7]“武術民族形象”“武術‘走出去’形象”[8]“武術銀幕形象”[9]“武術負面形象”[10]等。這兩類研究都從不同角度探討了武術形象的重要性。

  3、武術形象的定位思考

  武術本身內容豐富,體系龐大。人們對于武術認識和感受是“武術形象”形成的基礎,不同的人對武術形象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武術管理者、體育工作者、學校學生、社會其他行業公民、國內外媒體、外國友人等不同群體對武術形象的評價和建議會有所不同。形象定位是武術形象塑造中的關鍵,武術形象的定位要從整體出發,基于武術發展的規劃、價值取向和社會功能構思。在“大武術觀”視域下,當代武術發展,具有文化、藝術、教育、產業等多種屬性,價值取向有技擊自衛、競技健身、審美娛樂等多元化趨勢,社會功能有健身、防身、修身、教化等。盡管武術功能價值多元化,但武術形象定位不能包羅萬象,應抓住其核心。從國家形象視角來看,中國國家形象的定位是“和諧”,美麗中國,和諧共生,“和諧”集中體現了人們的愿望。武術形象作為國家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應該反映和諧中國的形象,以和諧進行定位。例如太極拳是和諧文化的典范,具有高度認可的標識度,已經成為國內外一種標識性的文化符號,其中“天人合一”的思想代表著中國和諧文化,是傳播和諧思想的文化載體,其虛實分明、動靜相隨、剛柔并濟的辯證關系,對中國和諧文化進行了完美的闡釋。[11]太極拳多門派共同發展是和諧理念最好的體現,“理根太極,拳傳八方。[12]技理并進,理技相長”,其傳播與社會轉型同步,緊跟時代發展,為其他拳種做出了表率,對武術形象定位有其承載的象征意義。

武術

配圖 武術

  4、武術形象的塑造

  武術形象的塑造應圍繞武術形象的和諧定位,強調武術發展要素,塑造形成正確的、獨特的、全面的武術形象。本文探討武術形象的六個維度,即“歷史形象”“文化形象”“技擊形象”“藝術形象”“體育形象”“武術人形象”.

  4.1 歷史形象

  武術歷史形象承載著武術發展與變革,武術的名稱古代有詩稱為“拳勇”,春秋稱“武藝”,戰國稱“技擊”,漢稱“技巧”,明清稱“技藝”亦稱“技勇”,民國初期稱“武術”和“國技”,在民國十六年之后,始稱“國術”[13],現今稱“武術”.名稱的流變體現了武術歷史形象在不同時期的智慧和力量。古代史書中記錄了有關的武術故事,是當時武術在社會中的存在形態,在今日,過去的武術已成為我們腦海中的歷史。從近代歷史來看,民國時期中央國術館的成立,已經成為武術歷史形象不可磨滅的一部分。它凝聚著武術歷史時期的“保家衛國”“無拳無勇為亂階”“強身健體”的責任和義務,凝結人們對武術的認識和感受,積淀了當時中華民族的精神追求。過去即是歷史,武術每一次進步發展,都離不開對歷史形象的回顧,深刻認識武術歷史形象價值,塑造武術源遠流長的歷史形象。

  4.2 文化形象

  武術文化形象是人們對武術與中國傳統文化相融相合的認識。武術門派、制度、武術拜師、學藝,武術傳承、武德要求,都體現著武術的文化形象在社會實踐中的價值。武術文化形象,是武術人文精神的外在表現形式,積淀著武術的尚武精神和文化追求,體現著武術文化多樣性的魅力。無論是作為尚武精神之源,還是表達對武術的精神追求,抑或是體現武術文化獨特個性,文化形象的塑造都至關重要。塑造武術文化形象有利于進一步消除人們對武術的誤讀,增強武術的認同,提升武術的文化競爭力。

  4.3 技擊形象

  武術技擊形象是人們對武術能“打”的客觀認識。這種認識大多來源于武俠小說或者武俠電影,小說中的敘事描寫使武術的技擊形象玄虛化,電影中的鏡頭令武術的技擊形象放大化,都存在著因滿足觀眾需求而臆想的假的技擊形象,不貼合實際,使人們對武術的技擊形象形成認知上的偏差。在當代社會發展,在滿足人們需求的同時,應該塑造正確的武術技擊形象,使人們對武術有正確的認識,糾正認知上的偏差,塑造武術真實的技擊形象。

  4.4 藝術形象

  武術藝術形象是武術藝術化呈現出的形象,武術藝術形象滿足了人們對武術的視覺需求。通過影視劇、舞臺劇等媒介方式,武舞、套路等表演形式,使欣賞者對武術產生豐富的美學聯想和心理感受,滿足人們對武術的期待和幻想。影視劇中的武術呈現了美學化、詩意化、暴力美學化的藝術形象,舞臺劇呈現了武術的“形”“意”的藝術表達。其中武舞通過肢體的表達展現武術與藝術的融合,套路表演將技擊理想化的武術進一步進行了藝術形象的展示。塑造武術藝術形象滿足了大眾的審美情趣,為武術提供了更多的元素和發展空間。

  4.5 體育形象

  武術的體育形象,表現于學校教育、體育競賽、大眾健身之中。學校教育中的武術以“校本課程”或體育課的形式讓學生了解武術,通過上武術課使學生身體素質得到鍛煉,以達到強健學生體魄,增強學生體質的目的。同時,又對學生禮儀道德進行培養,加強學生禮儀規范,在增強體質的同時,弘揚愛國主義精神,傳播民族文化。在體育競賽之中,競技武術的比賽展現了武術“高、難、美、新、奇、穩、靈、全、變”的體育形象,武術作為體育項目也追求“更快、更高、更強”的人文奧運精神,通過武術塑造健康體魄和完美人格。在大眾健身中,武術是人們追求更好的健康方式的訴求,其體育形象表現為通過練習武術,調理身心,促進身體健康。當今,我國正在向體育強國的道路上邁進,塑造武術在學校教育、體育競賽、大眾健身中的體育形象對體育強國建設具有積極意義。

  4.6 武術人形象

  人是形象的確定者和評定者,武術人形象直觀展現了武術對人的直接影響。中國武術九段吳彬先生認為武術人應該有武術精神,講誠信,言出必行;做事要認真負責,直面面對困難;要講義氣,見義勇為;習練武術要達到強身健體、防身自衛的要求。[14]習練武術,研究武術,傳播武術的人都在武術人的范疇之內。陳王廷、萇乃周、楊露禪、孫祿堂、尚云祥、霍元甲、王子平、馬鳳圖、蔡龍云等武術大家,在武功造詣、武德修為、武林聲望、武術發展、武術基礎理論都有很大的貢獻,代表著武術人的形象。當今,每個習練、研究武術的人代表著武術的形象,是武術形象的代言人。塑造武術人文武兼備,德藝兼修的形象,是武術得以傳播的必然要求。

  5、武術形象傳播策略

  武術以何樣的形象出現于世界多元文化之中,或者說武術給人們留下什么形象,不僅僅取決于武術的自我表現,更取決于武術如何傳播以及在傳播中解讀和評價。媒介傳播的局限、偏頗會造成誤讀誤解,導致武術形象建構錯誤,降低武術認同度和影響力。傳播的過程是武術形象的外部塑造過程,是影響武術形象塑造的重要因素,只有通過傳播,我們才能將武術形象展現在受眾群體之中。

  5.1 新媒體傳播

  具有數字化多媒體實時性和交互性的新媒體的出現,改變了人們接受信息、傳播信息的方式以及人們對周圍現實社會的參與程度。[15]隨著信息技術的不斷發展,新媒體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成為人們生活方式不可缺少的信息媒介。與報紙、雜志、廣播等傳統媒體而言,新媒體是利用數字技術,網絡技術,移動技術,通過互聯網,無線通信網,有線網絡等渠道,利用電腦、手機、數字電視機等終端,向用戶提供信息和娛樂的傳播形態和媒介形態。[16]在武術形象傳播活動中,新媒體發揮著獨特的優勢。通過從臺式機、筆記本到平板電腦等數字化終端,利用微博、微信、博客、短視頻等應用軟件,可利用微信朋友圈、公眾號等功能整理武術信息資料做更好的推廣,還可以將推廣武術形象的視頻資料變成微視頻,通過網絡平臺廣泛傳播,視頻可以在短時間內,為受眾展示大量的內容,讓受眾全面了解信息。

  5.2 影視傳播

  影視傳播是一種文化的共享與信仰的體驗。[17]影視利用其強大的受眾群體及其群體影響力,通過一系列影像表達,引起觀眾共鳴。在中國影視作品中,武術影視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自20世紀70年代功夫影帝李小龍掀起全球功夫電影熱,成龍、李連杰主演的武術電影更是家喻戶曉,《臥虎藏龍》《功夫熊貓》等影視作品對于國外觀眾具有很強的吸引力。但對于有關“玄虛”“低級”的武術影視作品,我們應當拒絕,制作有關武術歷史人物、歷史故事,表達武術文化、精神內涵的優秀作品,通過影視傳播,傳播武術整體形象。

  5.3 表演傳播

  武術表演是武術形象傳播的有效途徑,武術表演有套路表演、功夫劇、武舞等多種形式,其中展示武術技藝為主,貫穿故事情節的“功夫劇”表演形式擴寬了武術的傳播渠道,《少林雄風--慧光的故事》《少林武魂》《功夫傳奇》等眾多舞臺功夫劇展現了武術的文化、藝術形象。舞臺表演中的“武舞”表演形式以身體為載體,以具有技擊性、格斗目的為動作元素,串編而成。其動作元素融合舞蹈、雜技等,通過獨特的藝術構思,為武術藝術形象提供了豐富的內容。在武術表演中,可以融入武術文化特色、歷史故事,拓展武術表演的創編思路,呈現武術整體形象進行有效傳播。

  5.4 武術賽事傳播

  武術賽事是武術形象傳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從武術賽事文化本質而言,有“競技武術體制內賽事”“傳統武術社會化賽事”和“對抗類商業化賽事”.[18]競技武術體制內賽事是我國國家體育總局主管的有計劃的比賽,武術運動員的運動技術水平充分傳播武術的“高、難、美、新、奇、穩、靈、全、變”體育形象;傳統武術社會化賽事是節慶式的集會,社會群眾參與程度高,競賽與表演相互展示,在當地會有極大的社會影響和關注度,是武術形象傳播的重要窗口;“對抗類商業化賽事”受眾面廣,觀眾除了感受刺激的比賽氣氛外,還可感受武術的技法體系,對武術對抗本質有所了解,有利于武術形象宣傳。

  5.5 活動營銷

  活動營銷是公關傳播與市場推廣的一種手段,通過策劃、組織一些能夠產生社會影響、吸引眼球的大型活動武術活動,可以吸引人們的注意力,給更多的人提供參與武術的平臺。

  可舉辦無門檻大眾體驗參與類的武術創意和趣味活動,對參與者有實際價值,可利用獎金、實物獎勵,實現大眾最大化參與的可能性。通過活動的舉辦不僅可以開發武術商業價值,還能引起社會對武術的興趣和關注,以達到樹立武術形象的目的。

  5.6 對外交流

  在武術對外傳播中,交流是重中之重。武術在海外是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的良好載體,有著深厚的群眾基礎和影響力,在世界各地有很多對中國的認識就是從“功夫”開始的,在國際傳播武術形象,要從小眾化開始,通過翻譯武術文獻、武俠小說進行文化輸入,迎合國外群眾心理訴求,宣傳容易接受具有吸引力的武術影視劇、武俠電影,開展武術“舞臺劇”“功夫劇”等表演活動,充分利用孔子學院開展專門武術課、講座、體驗活動;還可與其他國家教育機構、社會教育機構聯合提供介紹武術相關文化的信息,在國外舉行小型武術賽事、武術活動并進行宣傳等,武術對外交流對推動武術形象在國外的傳播有很好的促進作用。

  6、結語

  武術形象的塑造從武術的長遠發展目標出發,是武術當代發展中不缺少的一部分,并且應該為此制定凸顯武術特色并切實可行的形象塑造方案。武術形象的塑造應圍繞武術形象的和諧定位而進行,根據傳播目標的特征,采取有針對性的傳播方式,傳播武術形象。塑造武術形象,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為加快武術形象塑造與傳播提出以下建議:(1)高度重視武術形象塑造與傳播系統工作,加強對此工作的長遠規劃;(2)建立專門部門策劃與推廣武術形象,充分利用新媒體進行傳播,展現真實的武術形象;(3)加強武術優秀影視作品制作;(4)利用重要平臺,重視武術形象的表演傳播,提高武術形象的美譽度;(5)加強國內武術賽事與市場化結合程度,加強社會參與度;(6)開展武術活動宣傳、武術節、武術展覽等營銷活動;(7)培養武術國際交流人才,拓寬武術傳播的國際空間。

  參考文獻

  [1] 郭玉成。中國武術與國家形象[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9-15.
  [2]秦啟文。形象學導論[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09.
  [3]張毓強。國家形象芻議[J].現代傳播,2002(02):27-31.
  [4]李源,王崗。中國武術形象的概念內涵與價值闡釋[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14(04):28-33.
  [5]李勇。形象:想象的表意實踐--形象學中形象概念的內涵新探[J].天津社會科學,2012(04):91-96.
  [6]胡娟,毛愛華,杜東照。形象、類型、原型:傳統武術民族形象分析的三個層面[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5(09):57-63,68.
  [7]吳松,王崗。建構文化形象:中國武術國際化傳播中的立場[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2010(11):33-36.
  [8]閆民。武術“走出去”的形象定位及哲學反思[J].上海體育學院學報,2015(01):62-66.
  [9]梁勤超,李源,閆民。暴力審美:好萊塢功夫電影中的武術形象論析[J].山東體育學院學報,2015(06):48-52.
  [10]李源,王崗,朱瑞琪。中國武術負面形象的形成原因及反思[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3(09):33-40.
  [1]王柏利。太極拳:一種標識性文化符號[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2014(01):70-74.
  [2]康戈武。理根太極,拳傳八方--論太極運動觀(上)[J].中華武術,2001(4):12-15.
  [3]吳圖南。國術概論[M].北京:中國書店,1984:01.
  [14]郭玉成,王琨,王培含,李守培,崔晨。吳彬先生訪談錄[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18(04):116-122,130.
  [15]范紅。國家形象的多維塑造與傳播策略[J].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3(02):141-152,161.
  [16]戴文紅,張昊雯。傳統文學經典與新媒體傳播[J].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2017(04):145-151.
  [17]張方敏。影視傳播對現實的建構及其實現場域--以詹姆斯·凱瑞的傳播儀式觀為研究取向[J].當代傳播,2014(02):29-30.
  [18]蔡仲林,劉軼。中國武術賽事現狀與路徑走向[J].首都體育學院學報,2012(06):539-542.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