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水滸傳》尚武精神的表現及其原因

《水滸傳》尚武精神的表現及其原因

時間:2020-02-14 11:32作者:何求斌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水滸傳》尚武精神的表現及其原因的文章,《水滸傳》表現出濃厚的尚武精神。對此,學術界已有論及。如王玨、李殿元《〈水滸傳〉中的懸案》認為:“《水滸傳》表現了一種尚武精神是事實。”陳洪、孫勇進《漫說水滸》說:“水滸世界是個唯武是崇的世界,一個人是否

  摘    要: 在《水滸傳》中,好漢武藝精通,勇猛無敵力大如神,文人能武,愛武及人,喜談武藝,爭強好勝,強者為尊,不好女色,打熬筋骨,借酒長力,表現出濃厚的尚武精神,究其原因,主要是古代尚武精神的繼承與發揚,對尚武話本的吸收,現實的黑暗引發武力反抗,而描寫江湖與俠客離不開武。

  關鍵詞: 《水滸傳》; 尚武; 武藝;

  《水滸傳》表現出濃厚的尚武精神。對此,學術界已有論及。如王玨、李殿元《〈水滸傳〉中的懸案》認為:“《水滸傳》表現了一種尚武精神是事實。”[1]陳洪、孫勇進《漫說水滸》說:“水滸世界是個唯武是崇的世界,一個人是否擁有武藝是決定其生命價值的重要因素。”[2]鄧程《〈水滸傳〉主題新探》認為“尚武就是《水滸傳》的主題”[3]。陳燕敏《淺談〈水滸傳〉招安描寫對歷史邏輯的高度忠實》認為水滸群俠有“尚武奮勇的立世精神”[4]。石麟《施耐庵與〈水滸傳〉》說:“以暴抗暴——打盡不平方太平正是《水滸傳》的主題思想。”[5]

  《水滸傳》的尚武精神具體表現在哪些方面?原因是什么?筆者尚未見專門論述。下面試析之。

  一、《水滸傳》尚武精神的表現

  在《水滸傳》中,武藝精通、武功高強、氣力過人、勇猛無敵的人所到之處都受到人們的歡迎、尊敬,他們愛武及人,喜談武藝,爭強好勝,強者為尊,不好女色,打熬筋骨,酒量宏大,借酒長力,甚至文人能武,明顯表現出濃厚的崇尚武力的思想。

  (一)武藝精通

  “武”者,武藝也。“在水滸世界里,武藝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武藝是萬萬不能的,武藝是沖州撞府、行走江湖、嘯聚山林的通行證,也是進入好漢級別的身份證。一旦進入好漢級別,就可以四海之內皆兄弟,就可以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論秤分金銀,就可以殺人越貨開黑店而有道德上的豁免權。”[2]因此,《水滸傳》對人物的介紹最為關注的是他們的武藝如何,常用“武藝精熟”“武藝超群”“武藝高強”“武藝出眾”“好武藝”“十八般武藝”之類的詞語,字里行間洋溢著推崇尊敬之意。

  從《水滸全傳》[6]來統計,“好武藝”出現17次,“武藝精熟”出現9次,“十八般武藝”“手段高強”各出現8次,“武藝高強”出現7次,“刺槍使棒”出現6次,“武藝出眾”出現5次,“深通武藝”“使槍弄棒”各出現3次,“武藝多般”出現2次,“武藝精通”“武藝超群”“武藝驚人出眾”“驚人的武藝”“武藝過人”“武藝一般”“一身本事,無人比的”各出現1次,如此等等。而“武藝”一詞出現了106次,出現頻率如此之高,可見小說的尚武精神。

  (二)勇猛無敵

  《水滸傳》動不動就用“萬夫不當之勇”來稱贊好漢勇猛無敵,即使是萬個壯士也不能抵擋他。如秦明、呼延灼、魯智深、楊志、武松、關勝、董平、李成、聞達、欒廷玉、黨世英、黨世雄、白欽、景德、阿里奇、咬兒惟康、楚明玉、曹明濟、耶律國珍、耶律國寶、兀顏光都、方杰都有“萬夫不當之勇”。據統計,《水滸全傳》中“萬夫不當之勇”共出現15次。

  他們之所以能 “萬夫不當” ,不僅僅是因為勇氣過人,更主要憑借的是武藝超群出眾,其中也表現出《水滸傳》的尚武精神。
 

《水滸傳》尚武精神的表現及其原因
 

  (三)力大如神

  力量的強弱是判斷一個人武功高低的重要因素。力量越是強大,越是受到人們的推崇。因此《水滸傳》中的好漢多是“膂力過人”“神力”。《水滸全傳》中,這兩個詞分別出現6次、8次。雷橫、瓊英、蕭嘉穗、董澄、山士奇、孫安,都是“膂力過人”。魯智深、武松、李逵、呼延灼、王慶等有“神力”。此外,阮小二“臂膊有千百斤氣力”[6](109)。

  魯智深是“天生神力花和尚”[6](129)“臂負千斤扛鼎力”[6](472),“倒拔垂楊柳”[6](56),被譽為佛中羅漢:“師父非是凡人,正是真羅漢身體,無千萬斤氣力,如何拔得起?”[6](57)魯智深本想打一條百斤重的禪杖,那可是比關王的青龍偃月刀還要重。

  武松“有千百斤氣力”[6](183),在景陽岡上徒手打死猛虎。他能把四五百斤的石墩拋往空中,又接下輕放原處,直如手弄泥丸草芥一般,眾人稱為“天神”“神人”[6](229),對他進行頂禮膜拜。

  (四)文人能武

  一些天性勇武、喜歡動武的人有武功,并不令人驚訝。可是《水滸傳》中竟有一些文人練就一身驚人的武功。

  吳用是梁山泊的軍師,是《三國演義》中諸葛亮式的人物,可他比諸葛亮還有能耐,武藝高強,能把銅鏈這種軟兵器運用自如,能輕易隔開劉唐和雷橫的激烈打斗,文武雙全。

  蕭讓善于書法,“人都喚他做圣手書生,又會使槍弄棒,舞劍輪刀。”[6](323)裴宣是六案孔目出身,原是文官,卻也能武,“極使得好雙劍”,“亦會拈槍使棒,舞劍輪刀”[6](364),蔣敬科舉落第,棄文就武,“亦能刺槍使棒”[6](339)。

  連文人都習武、能武,這就非常明顯地表現出《水滸傳》的尚武精神。

  (五)愛武及人

  成語有云:愛屋及烏。《水滸傳》中,人們崇武尚力,因武功高強而敬愛其人,大有人在,這自然表現了《水滸傳》的尚武精神。

  花榮梁山射雁,說到做到,一箭射中雁行內第三只雁的頭上,“自此梁山泊無一個不欽敬花榮”。[6](286)花榮綽號“小李廣”是實至名歸。丑郡馬宣贊“因對連珠箭贏了番將,郡王愛他武藝,招做女婿。”[6](522-523)宣贊相貌丑陋,郡王愛武及人,不計相貌。段三娘丑陋可怕,但膂力過人。她與王慶打斗,被王慶攧翻了,反稱贊王慶拳腿好,后來主動請媒人做媒,嫁給了他,也即愛武及人。

  (六)喜談武藝

  身負武功的人初次相見,一般是惺惺相惜,相互敬佩,總是喜歡談論武藝,或向對方介紹自己的武功修為,或是交流習武的經驗。武藝是他們的共同語言,談不完道不盡。

  魯達、史進、李忠“三個酒至數杯,正說些閑話,較量些槍法,說得入港”[6](24)此處“較量”意為談論。金翠蓮的官人趙員外愛刺槍使棒,也是個愛武之人,得知是恩人魯達到來,“趙員外大喜,動問打死鄭屠一事,說些閑話,較量些槍法。”[6](30-31)劉唐與晁蓋初次見面就是談論武藝:“聞知哥哥大名,是個真男子,武藝過人。小弟不才,頗也學得本事,休道三五個漢子,便是一二千軍馬隊中,拿條槍,也不懼他。”[6](105)

  (七)爭強好勝

  身負武功之人不僅喜談武藝,而且往往自視很高,看不起人,喜歡爭強好勝,斗勇逞強,因而免不了比試打斗。《水滸全傳》中,“比試武藝”一詞出現了6次,“見輸贏”出現了4次。

  史進只愛刺槍使棒,又曾得七八個師父指教,相當自負,對王進的批評自然難以忍受,因而與之較量,結果一招落敗,心服口服。戴宗使用法術能日行八百里,堪稱輕功高手,聞知神駒子馬靈能日行千里,就與之比試,果然輸了。

  武松被施恩請去對付蔣門神時說:“憑著我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漢,不明道德的人。既是恁地說了,如今卻在這里做甚么?有酒時,拿了去路上吃。我如今便和你去。看我把這廝和大蟲一般結果他。拳頭重時打死了,我自償命。”[6](231)蔣門神越是強硬,武松就越要打。為施恩報仇,為朋友兩肋插刀,固然是原因,但潛在的原因是爭強好勝,要與蔣門神比試,以證明自己的武功更高,實力更強。可謂不顧性命地爭強好勝。

  任原、高俅都曾自夸相撲天下無對,但都被燕青打敗。燕青與任原比試前也作好了兩手準備:嬴則為梁山爭光,輸則死而無怨。可見武林中人爭強好勝之心是多么盛,可謂舍生赴死。高俅官居太尉,竟也逞強斗勇,妄圖稱雄,由此可見《水滸傳》的尚武精神。

  (八)強者為尊

  身負武功的人信奉強者為尊,對武藝高于自己的人極為尊敬,或拜為師父,或將自己的高位讓給對方,自己甘居其下。

  史進試出了王進的武功遠遠高于自己,才心甘情愿地拜王進為師。樊瑞因神術妖法敗于公孫勝的道法而拜公孫勝為師。小霸王周通占據桃花山,劫人財物,被李忠打敗,就請李忠做山寨之主。盧俊義武藝高強,天下無對,宋江特地請他來做梁山之主。

  梁山好漢排座次主要按武功的高低來排序。“武藝強弱是排序的根本依據”“在這樣一個尊崇武力的強盜窩中,武藝強弱是能讓大家認可的最可行的依據。”[7]從花榮等眾人上山后的商議座次,即可看出。“次日,山寨中再備筵席,議定座次。本是秦明才及花榮,因為花榮是秦明大舅,眾人推讓花榮在林沖肩下,坐了第五位,秦明坐第六位”[6](286-287),秦明武功高于花榮,但花榮是秦明的大舅,故而坐在秦明的上首席位。言下之意,梁山排座次一般是按武功的高下來排定的。在最后的座次中,花榮就排在秦明之后。

  宋江好結識江湖好漢,仗義疏財,是眾望所歸,人心所向,故為一寨之主。宋江單憑“仗義疏財”,是不能坐第一把交椅的,因為柴進的仗義疏財與宋江齊名,可柴進排名卻在第十。可見武功仍是很重要的因素,宋江愛習槍棒,學得武藝多般,武藝雖非最高,卻是孔明孔亮的師父,宋江曾給他們點撥些槍棒,想來不是很差。吳用是梁山好漢中唯一使用軟兵器的人。公孫勝“自幼鄉中好習槍棒,學成武藝多般……為因學得一家道術,亦能呼風喚雨,駕霧騰云”[6](115),可見他的武功相當了得,故而排名在宋江、盧俊義、吳用之后的第四。

  強者為尊,反之,若非強者而為尊,就有性命之憂。武藝高強的林沖投奔梁山,武藝有限的王倫身為梁山之主,按說應該主動讓位,可他不僅沒讓位,相反,容不得人,拒絕收留林沖,后來被林沖火并。如果王倫武藝高強,結局未必如此。

  (九)不近女色,打熬筋骨

  好漢們這身高強的武藝是如何得來的?除了勤學苦練之外,他們大多不近女色,只注重打熬筋骨。

  宋江“只愛學使槍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緊。”[6](156)盧俊義“平昔只顧打熬氣力,不親女色。”[6](509)晁蓋“最愛剌(當為“刺”)槍使棒,亦自身強力壯,不娶妻室,終日只是打熬筋骨。”[6](102)孔亮是“相貌堂堂強壯士,未侵女色少年郎。”[6](253)解珍、解寶“不曾婚娶”[6](403)“李云不曾娶老小”[6](360)。史進“每日只是打熬氣力,亦且壯年,又沒老小,半夜三更起來演習武藝,白日里只在莊后射弓走馬。”[6](15)武松面對色誘而不動心,李逵、魯智深更是沒有色欲。

  梁山好漢不近女色,除了《水滸傳》“婦女之中十居其九是敗德的”[8]之外,與武功修煉密切相關。好漢不好色,無情無欲,是因為要護住元陽,要養精蓄銳。在武功和道術修煉中,古人特別迷信元陽或童陽,認為泄了元陽就無法修得上乘功力。因而習武之人切忌性放縱,甚至主張終生禁欲。保住童男之身的人,武功就很高。《小五義》中的北俠歐陽春和云中鶴魏真都是“一世童男”,故而武功精絕。蔣門神原有一身好本事,但到孟州后新娶得一個美女為妾,“因酒色所迷,淘虛了身子”[6](235),故而被武松打敗。

  《水滸傳》中,女色不僅影響武功的進境,甚至是傷人的鋼刀。“色膽能拚不顧身,肯將性命值微塵。銷金帳里無強將,喪魄亡精與婦人。”[6](400)“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里教君骨髓枯。”[9]從這兩首詩來看,女色使男人“喪魄亡精”,是殺傷男人的利器。這就難怪梁山好漢不近女色了。

  (十)借酒長力

  英雄好漢不近女色,而喜歡喝酒。酒不僅是滿足口腹之欲的物質產品,也是一種精神產品,酒能激發好漢的慷慨豪情,能激發好漢的高度自信,就能為好漢們的武勇增光添彩。此外,好漢喝酒還能增長力氣。

  魯智深說:“灑家一分酒,只有一分本事,十分酒,便有十分的氣力。”[6](44)武松對施恩說:“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6](232)武松徒手打虎就因為喝醉了,有勁。景陽岡下酒店的酒名叫透瓶香,又名“出門倒”,醇醲好吃,又有后勁,發作很快。常人是“三碗不過岡”,可武松一喝就是十八大碗,于黃昏孤身過岡,結果徒手打死猛虎。這正是酒量大,力氣更大。

  二、《水滸傳》尚武的原因

  (一)古代尚武精神的繼承與發揚

  中國自古就是尚武的民族。梁啟超《中國之武士道》說:“中國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10]陳山《中國武俠史》說:“具有強悍民族性格的初民,在漫長的史前時代長期為濃重的習武風氣所熏陶,從而形成一股強大的尚武傳統。”[11]在神話傳說中,女媧殺龍補天,后羿射日除害,刑天斷首舞干戚;歷史記載中,荊軻圖窮刺秦,項羽拔山扛鼎,李廣射虎中石;文學作品中,紅線輕功盜盒,隱娘走壁飛劍,關羽溫酒斬華雄,無不表現尚武精神。陶淵明《詠荊軻》云:“惜哉劍術疏,奇功遂不成!”就是可惜荊軻的劍術不高而導致刺秦失敗。

  《水滸傳》繼承了這種尚武精神,并將其發揚光大。關勝“是漢末三分義勇武安王嫡派子孫……生的規模與祖上云長相似,使一口青龍偃月刀……幼讀兵書,深通武藝,有萬夫不當之勇。”[6](523)關勝不僅是關羽的后裔,而且用的是《三國演義》中關羽的特有兵器“青龍偃月刀”[12],和關羽一樣熟諳兵法,勇猛無敵。林沖不僅形貌特征、身材與張飛近似,而且兵器也是“丈八蛇矛”,被人稱為“小張飛”[6](402)。呂方“平昔愛學呂布為人,因此習學這枝方天畫戟”,被人稱為“小溫侯”[6](282)。呂布轅門射戟使紀靈和劉備罷戰,花榮在對影山射戟使呂方和郭盛罷斗。花榮百步穿楊,人稱“小李廣”。龐萬春綽號“小養由基”。周通、孫立、孫新、郭盛綽號分別是“小霸王”“病尉遲”“小尉遲”“賽仁貴”。這是與古代武將有關的,也有關聯宋朝本朝的,呼延灼“乃開國之初,河東名將呼延贊嫡派子孫……使兩條銅鞭,有萬夫不當之勇。”[6](451)楊志“是三代將門之后,五侯楊令公之孫”,是北宋名將楊業之孫。還有關聯傳說中武將的,項充、阮小五、楊雄的綽號分別是“八臂那吒”“短命二郎”“病關索”,等等。

  (二)對尚武話本的吸收

  《水滸傳》在成書過程中對宋代尚武的小說話本進行了有意的吸收。《青面獸》《花和尚》《武行者》,在南宋羅燁《醉翁談錄》所列的小說話本名目中,不是樸刀類就是桿棒類,都是尚武的。與之相應,楊志、魯智深、武松的故事都是《水滸傳》中最精彩的片段之一。

  (三)現實的黑暗引發武力反抗

  《水滸傳》中的現實是十分黑暗的,財主占人妻女,土豪奪人財物,惡霸亂殺無辜,官員陷害良民,衙內直閣更是仗勢欺人,無所不為。世間的種種不平,“便是活佛,也忍不得”[6](431),更何況是英勇無畏的好漢?自然是該出手時就出手,魯達拳打鎮關西,武松斗殺西門慶,醉打蔣門神,血濺鴛鴦樓,李逵打死殷天錫,如此等等,真是“雙拳起處云雷吼,飛腳來時風雨驚”[6](230),“鋼刀響處人頭滾,寶劍揮時熱血流”[6](182)。

  (四)描寫江湖與俠客離不開武

  《水滸傳》有別名是《江湖豪客傳》,主要描寫的是江湖,是綠林。《水滸全傳》中,“江湖”一詞出現了103次,“綠林”一詞出現了18次。宋江“平生只好結識江湖上好漢”[6](135)“殺了閻婆惜,逃去在江湖上”[6](280),“江湖上”聞名,是“綠林頭領”[9]。108將中出場介紹提及“江湖”的有26人:楊春、李忠、柴進、朱貴、朱仝、劉唐、公孫勝、宋江、張青、孫二娘、施恩、燕順、王英、鄭天壽、郭盛、石勇、薛永、歐鵬、楊林、鄧飛、孟康、石秀、李應、鄒淵、湯隆、樊瑞。

  江湖“充滿了刀光劍影、陰謀詭計和你死我活的斗爭。”“明確地把江湖看成是江湖好漢殺人放火,爭奪利益的地方,應該說是始自《水滸傳》。”[13]江湖講究的是能者為大,強者為尊。靠什么來強大自身?當然是武力。誰武功高,本事強,力氣大,誰就是江湖的老大。梁山多次排座次,主要是按照武功的高低來排先后座次的。

  “‘江湖’屬于‘俠客’;或者反過來說,‘俠客’只能生活在‘江湖’之中。”[14]“水滸寨中屯節俠,梁山泊內聚英雄。”[6](2)《水滸傳》主要描寫俠客和英雄。“《水滸傳》寫的大多是豪俠,在水泊梁山聚義的乃是一個綠林豪俠集團。”[15]

  參考文獻

  [1] 王玨,李殿元.《水滸傳》中的懸案[M].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45.
  [2]陳洪,孫勇進.漫說水滸[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2000:36,37.
  [3]鄧程.《水滸傳》主題新探[J].貴州社會科學,2004,(3):85.
  [4]陳燕敏.淺談《水滸傳》招安描寫對歷史邏輯的高度忠實[J].福建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2,(3):41-42.
  [5]石麟.施耐庵與《水滸傳》[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2017:87.
  [6]施耐庵,羅貫中.水滸全傳[M].長沙:岳麓書社,1988.
  [7]朱國偉.《水滸》中一百單八將排座次的特點[J].文教資料,2007(34):27.
  [8]孫述宇.水滸傳:怎樣的強盜書[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24-25.
  [9]施耐庵.水滸傳[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7:594,903.
  [10]梁啟超原著,馮保善評點.新評中國之武士道[M].長春:吉林出版集團有限責任公司,2008:18.
  [11]陳山.中國武俠史[M].上海:生活·讀書·新知上海三聯書店,1992:5.
  [12]石麟.閑書謎趣:另類中國古代小說史[M].鄭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10:231.
  [13]王學泰.從《水滸傳》看江湖文化[J].上饒師范學院學報,2005(4):6.
  [14]陳平原.千古文人俠客夢——武俠小說類型研究[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92:130.
  [15]蕭相愷.話說《水滸傳》[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2:107.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