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語篇轉喻工作機制及其在語篇銜接與連貫中的應用

語篇轉喻工作機制及其在語篇銜接與連貫中的應用

時間:2020-02-17 15:49作者:范敏 張萬年 李娜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語篇轉喻工作機制及其在語篇銜接與連貫中的應用的文章,近年來,隨著現代轉喻觀的出現,轉喻已經成為一種重要的思維方式,人們越來越認識到轉喻在符號學方面的特征。但是從符號學和認知語言學雙重視角將轉喻研究置于語篇的銜接與連貫的框架下來進行分析、闡釋的尚不多見。

  摘    要: 基于Al-Sharafi語篇轉喻理論,結合系統功能語言學中語篇銜接與連貫的相關研究成果,提出了一個符號學-認知模型,并在此模型下對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就職演講中語篇轉喻的銜接和連貫機制進行了分析,驗證了轉喻工作機制在語篇生成和理解過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關鍵詞: 語言學; 語篇轉喻; 認知; 銜接; 連貫;

  Abstract: Based on the Al-Sharafi's textual metonymy theory,together with some relevant theories of systemic-functional linguistics,the authors propose a discourse semiotics-cognitive model. With this model,the cohesive and coherent mechanisms of cognitive metonymy in Obama's presidential inaugural addresses were analyzed,by which the important roles of the working mechanism of metonymy in the text generation and comprehension were verified.

  Keyword: linguistics; textual metonymy; cognition; cohesion; coherence;

  前言

  轉喻,作為一種普遍存在的語言現象,長期以來一直備受語言學界的廣泛關注。傳統的轉喻研究主要停留在詞匯層面和句法層面,而在語篇層面的研究則相對較少。近年來,隨著現代轉喻觀的出現,轉喻已經成為一種重要的思維方式,人們越來越認識到轉喻在符號學方面的特征。但是從符號學和認知語言學雙重視角將轉喻研究置于語篇的銜接與連貫的框架下來進行分析、闡釋的尚不多見[1]。

  本文整合了符號學和認知語言學視角,基于Radden&K¨ovecses的轉喻理論以及Al-Sharafi的語篇轉喻理論,準備構建一個符號-認知模型,期望能夠對轉喻的符號性和認知性進行全面和細致地闡述,尤其希望能夠為語篇的銜接與連貫研究開辟一種新的視角,深化人們對于語篇轉喻的理解。

  一、語篇轉喻模式的理論背景

  Saussure&Peirce的符號理論的提出開創了人們從符號學的視角去研究轉喻現象的先河。基于他們的理論,從本體論的視角來說,轉喻的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和符號的概念是相同的,符號的概念被認為是轉喻意指(signification)的表征[2],主要包括三個方面的知識:關于事物的知識,關于概念的知識和關于形式的知識。Lakeoff提出了理想化的認知模型(ICM)理論[3],它是一種相對穩定的心理表征,引導諸如范疇化或者推理的認知過程。在該理論模型下,Lakeoff提出了四種結構化的原則:命題結構(prepositional structure)、意象圖式結構(image-schematic structure)、隱喻映射(metaphoric mappings)和轉喻映射(metonymic mappings)去解釋完形認知。Radden&Kovecses進一步發展了Lakoff的理想化的認知模型理論,他們認為轉喻發生在純粹的概念層面,諸如范疇化或者語言推理層面。在詞匯、句法、語篇等不同的語言層面,不同的本體領域之間存在著相互關聯性,這種形式世界的轉喻互動觀點反映了認知轉喻研究的發展趨勢。Al-Sharafi在Radden&K¨ovecses觀點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凸顯了語言、心智、現實三個世界之間的符號學互動意義,強調了轉喻在解釋其互動本質方面的重要作用[4]。這就是后來我們通常提到的三元轉喻模式(Triangle metonymic mode),在該模式中Al-Sharafi提出了九種轉喻關系。這九種轉喻關系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是關于形式的,另外一個部分是關于概念的。關于形式的主要涉及五種轉喻關系:概念代形式(concept for form)、形式代形式(form for form)、形式代概念(form for concept)、形式代事物(form for thing)和事物代形式(thing for form)。關于概念的主要涉及四種轉喻關系:概念代概念(concept for concept)、概念代事物(concept for thing)、事物代概念(thing for concept)以及事物代事物(thing for thing)。三元轉喻模式從本質上來說是符號學層面的或者說是形式層面的,同時融合了一些修辭學的觀點[5,6]。

  二、語篇轉喻模式的工作機制

  (一)語篇銜接與轉喻

  基于Halliday&Hasan的銜接理論與AlSharafi的轉喻方法論去探索銜接,為此我們可以在語篇內部通過語法銜接和詞匯銜接兩條路徑來研究轉喻關系。
 

語篇轉喻工作機制及其在語篇銜接與連貫中的應用
 

  1.語法銜接

  符號學的視角下的語篇轉喻假設研究,可以通過互動、協商、期待、預測等過程應用關于形式的轉喻關系來實現語篇的銜接。因此所有類型的“指稱”(reference)都是轉喻的,并且證明轉喻有助于實現語篇中的“替換”。“替換”作為一種相關性的轉喻操作,為語篇提供了形式上的關聯性。因此,人們傾向于認為“省略”是語篇銜接和連貫的積極推動者,這意味著提供給語篇一些常規性的知識,忽略一些具體的、細節性的內容,這也可以從轉喻的視角進行解釋。

  2.詞匯銜接

  詞匯銜接不僅是一種形式方面的關系,也是一種意義和概念之間的關系。它是一種隱藏在語義關系網絡下詞匯項目選擇的結果。“代表”(standfor)關系可以描述所有類型的詞匯銜接機制。在這個層面上,我們可以應用形式代形式、形式代概念和形式代事物等轉喻表征去解釋,諸如同義關系、上下義關系、轉喻關系等現象。

  (二)語篇連貫與轉喻

  轉喻的連貫還可以通過概念和上下文的互動性以及概念的延續性來實現,它可以更好地從轉喻的視角去解釋語篇是如何成為一個有意義的、連貫的整體的。

  1.轉喻與“圖式”“腳本”“場景”

  以往關于知識結構的研究并沒有非常清晰地去區分“圖式”“腳本”“場景”的概念,因此一般將“場景”作為任意性的知識結構,這意味著語篇處理中的預測取決于個人的意圖,而不是文化共享的知識,換句話說,場景中事件的激活是從說話者的個人視角出發。而實際上,“場景”的激活和“腳本”的激活在語篇處理中是互相作用的,在一個腳本之內,將會有不止一個的場景。可以分成三個層面的轉喻表征:第一層面是聚合層面,是由圖式中的一系列實體和詞匯來組成的;第二層面是組合層面,這是知識結構中腳本激活的地方;轉喻詮釋發生在第三層面,此時通過臨近原則實現關聯搜索,從而實現轉喻推理,它們和“圖式”“腳本”“場景”的概念是一致的。

  2.轉喻與“計劃”“目標”

  “計劃”和“目標”是不可分離的,因為每個“計劃”都有一個“目標”,為了實現一定的“目標”,必須要有一個或者更多的“計劃”,“計劃”可以為幾個不相聯系的事物或者行為之間提供關聯性,它們的顯性的、持續的因果關系主要是通過轉喻推理來實現。“計劃”還是有意識的,這就是為什么一定的“圖式”會基于因果或者臨近轉喻關系被激活從而實現特殊的目標,也就是說,“計劃”“目標”“圖式”“場景”網絡的辨認,在轉喻推理的幫助下有助于促進語篇的銜接。

  總之,轉喻推理在語篇理解和預測過程中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在這個過程中,各種ICM并不是獨立發揮作用,而是基于臨近原則和因果原則的,一個ICM或許會激活起一個甚至更多的ICM,它們可以互相合作在語篇內促進連貫的形成。

  三、認知符號學模式下的轉喻在語篇銜接與連貫中的分析應用

  (一)認知符號學視角下的綜合分析模式

  本研究將“圖式”和“腳本”兩種類型的知識表征融合到Al-Sharafi建立的模型中,建立了一個認知符號學視角下新的綜合分析模式,如圖1所示。

  世界上存在著兩種重要的知識模塊:第一種是關于描述性的知識(what)或者是概念實體的儲存,對此我們可以通過各種轉喻鄰近關系來解釋;第二種是關于程序性的知識(how),對此我們主要是通過各種轉喻因果關系去解釋。實際上,描述型知識對應聚合關系層面,程序型知識則對應到組合關系層面。“圖式”和“框架(frames)”,指的是同一事物,因為它們都和狀態的描述以及概念范疇的描述有關,在這里“schemata”這個詞包含了“圖式”和“框架”兩層含義,與轉喻的鄰近性原則相關,因為描述性知識通常是以常規性知識的形式并借助鄰近性來存儲的。“腳本”則與轉喻的因果關系有關,因為程序性知識是根據因果關系來排序和組織的。“場景”一般是任意性的事件,它可以通過具體情境的因果關系方面的知識來詮釋,“計劃”和“目標”可以解釋“場景”的任意性。總之,常規性知識只有通過鄰近關系才會變得有意義,任意性知識則是通過因果關系來實現連貫的,這些從本質上來說都是轉喻的。無論是“圖式”“腳本”,還是“場景”,它們都是基于人類的基本經驗去構建語篇銜接與連貫的[7]。

  (二)基于奧巴馬2008年就職演講的個案分析

  政治語篇必須遵循人們常規的思維方式,只有如此,演講者才能更好地獲取聽眾的信任和支持,總統就職演講更是如此,它必須具有較強的政治傾向性、邏輯性和說服性[8]。本研究基于認知符號學視角下新的綜合分析模式,選擇美國總統奧巴馬2008年經典就職演講來分析概念轉喻在政治語篇中是如何發揮銜接和連貫功能的。他的就職演講內容中沒有了傳統意義上的敵我戰爭,沒有了專制的黑暗,但卻包含了抵御周圍種族歧視和偏見的內容,展示了他對未來執政中的自信。

  1.語篇轉喻在銜接層面的分析

  (1)本演講第五段“Homes have been lost;jobs(have been)shed;businesses(have been)shuttered.”中,三個分句的結構是完全一致的,即使省略掉“have been”也不會造成歧義還可以避免累贅[9]。

  (2)本演講第七段中“they”出現了四次,都是指代前面的“challenges”。由于“this”具有前指功能,在第七段中的“this”主要是指的為國家帶來新生所采取的一系列的行為。

  (3)本演講第九段“It has not been the path for the faint-hearted,…Rather,it has been the risktakers,the doers,the makers of things-some celebrated…”,此處“Rather”代替的是“the path is for the risk-takers,the doers and the makers of things”和前面的“the faint-hearted”形成鮮明的對比,表達的是一種反義關系。

  (4)本演講第十三段中出現的“greater”“bigger”等比較級形式可以用來表示事物在數量和質量方面的優勢,目的在于對“整個美國”和“所有的單個人的夢想”以及“不同出身、不同階級、不同經濟狀況的人們”做比較。比較性指示代詞可以建立一種對比關系,可以通過前指和后指,最終回歸到語篇當中去,從而實現語篇的連貫。

  (5)本演講第十九段有三組詞匯:“ideals”“our Founding Fathers”和“a charter”,它們的意義是完全一樣的。有時候我們也會使用同根詞的衍生形式,諸如在第十八段“prosper”,“prosperous”和“prosperity”三個詞就屬于此類情況。第三十二段中的“required”“demanded”屬于近義詞。

  (6)本演講第十七段“Where the answer is yes,we intend to move forward.Where the answer is no,programs will end.”其中的“yes”和“no”都屬于從句省略,“yes”表示我們的政府即將采取一系列行動,“no”意味著我們的政府沒有任何的行動。

  (7)本演講第二十一段的“We will not apologize for our way of life,nor will we waver in its defense,and for those…,and we will defeat you.”,其中“Nor”表示的是一種否定的附加關系,“and”是典型的附加型連詞。正如例子所示,演講者使用一些附加型的詞匯把兩句話融合在一起,作為一個整體去回應。

  (8)本演講第三十六段“So let us mark this day with remembrance,…At a moment when the outcome of our revolution was most in doubt,the father of our nation ordered these words be read to the people”,其中的“so”是一種因果關系,“at the moment”是一個時間關聯詞,能夠連接上下文。

  2.語篇轉喻在連貫層面的分析

  (1)聽者頭腦中的圖式作為心理結構會受到轉喻過程的激活,頭腦中以往的認知結構會彌補當前圖式的空缺部分,轉喻關系在圖式范圍內通過因果關系和鄰近關系等會被具體化,并實現雙向運作,從而有助于我們理解語篇的連貫。本演講第四段“That we are in the midst of crisis is now well understood…and threaten our planet”包含了兩個圖式,一個是關于國家的圖式,另外一個是關于經濟的圖式。國家圖式是作為經濟圖式的子部分來形成和發展的,然而經濟圖式是依靠家庭、工作、健康保健等來發展的,經濟方面的詞匯使得國家圖式變得非常自然,順理成章,語篇連貫得以實現。

  (2)在美國總統的就職演講中關于“旅行”的隱喻占了相當大比例,實際上“旅行”這個認知域是基于人類自己經驗的完整組織體系。在美國總統的就職演講中,國家發展、文明進步、執政狀態、政策改革、追求和平等等,它們的特點是基于“旅行”域的背景信息來感知的,和實際的“旅行”非常相似,包括出發地、目的地、路途。本演講第九段“In reaffirming the greatness of our nation,…the long,rugged path towards prosperity and freedom.”,源認知域“shortcut”映射到國家發展的“quicker method”,“path”映射到國家發展的“plan”,再從“long rugged path”映射到國家發展的“difficulties”,最終從“旅行”的理想化認知模型映射到“國家發展”理想化認知模型。眾所周知,每段旅程都有自己的路徑和目標,在“旅行”這個框架下,路徑的使用和指向使得“旅行”圖式的其他部分更加自然,更加容易詮釋。“計劃”“目標”“圖式”形成的網絡會在轉喻推理的幫助下得以確認,從而有助于促進語篇的連貫。“腳本”是我們的常規和典型性知識的核心,這意味著它是有關事件常規知識的心理結構,它不僅包含實體還涉及整個常規的帶有次序的行為,因此我們會發現“腳本”比“圖式”更加全面。

  (3)本演講第十一、十二、十三這三個段落“For us,they packed up their few worldly possessions and traveled across oceans in search of a new life.”“For us,they toiled in sweatshops and settled the West;endured the lash of the whip and plowed the hard earth.”“For us,they fought and died,in places like Concord and Gettysburg;Normandy and Khe Sahn.”并沒有過多地涉及細節,奧巴馬只用了有限的話語就將我們頭腦中儲存的相關腳本知識激活了起來。第一句話主要指的是美洲新大陸的開辟,當地人教會了“我們”基本的生活常識,“五月花號”的名字很快出現在腦海。第二句中表述殘酷的“西進運動”,無數的土地為資本家所占有,資本主義時代的剝削,剩余價值開始出現。第三句中美國獨立戰爭、二戰以及越南戰爭中的著名戰役,它們名字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戰爭的開始、轉折、決勝等腳本知識都被瞬間激活。

  (4)本演講第十五段“…The state of the economy calls for action,bold and swift,and we will act-not only to create new jobs…transform our schools and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to meet the demands of a new age.”主要是有關“經濟”腳本,和經濟有關的方方面面都提到了,例如就業問題,公路橋梁等基礎設施建設,科學技術的發展,教育特別是高等教育的振興都列入到了奧巴馬執政期間的工作日程當中,同時也有助于他取得民眾的信任。

  (5)本演講第十七段“The question we ask today is not whether our government is too big or too small,…because only then can we restore the vital trust between a people and their government.”主要是通過轉喻因果關系來實現連貫的。它激發了關于政府的職能、辦事效能方面的知識,“政府”場景中還包含了諸如:貧困人口的救濟問題,退休人員的養老金的發放問題,政府辦事效率這些關系民生的問題,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如果政府工作人員消極怠工,作威作福,魚肉百姓的話,勢必導致截然不同的結果。政府機構改革的“目標”以及具體的實施“計劃”提了出來。

  (6)本演講第十八段“Nor is the question before us whether the market is a force for good or ill.….not out of charity,but because it is the surest route to our common good.”主要是通過轉喻臨近性原則來實現連貫的。其中的“市場”場景,包含了財富的創造,市場自由發展,市場的監管,經濟持續繁榮等各方面的因素并對于他們之間的關系進行了逐層推進的論述,澄清了人們的一些模糊認識,為今后市場的健康持續發展提供了正確的導向。語篇的連貫就是基于一定“場景”的激發,通過語篇的“計劃”和“目標”來實現的,實質上是一種顯性的持續的因果關系或者臨近關系,這主要是通過轉喻推理來實現的。

  (7)本演講第二十一段“For we know that our patchwork heritage is a strength,…and that America must play its role in ushering in a new era of peace.”激發了人們頭腦中關于“宗教”的場景,美國是一個多種族、多教派的國家,是一個由基督徒、穆斯林、猶太教徒、印度教徒和無神論者共同組成的國家,此處表達了奧巴馬求同存異的精神,追求人類的共性、消除分歧和隔閡的意愿。

  結論

  本研究以Al-Sharafi提出的語篇轉喻模式為基礎,構建了一個新的語篇轉喻符號———認知模型,選取了奧巴馬的就職演說作為語料,全面系統地闡釋了轉喻工作機制在語篇生成和理解過程中所起的重要作用,深化了我們對語篇轉喻的認識。本研究還證實了從符號學和認知語言學雙重視角去研究語篇轉喻的銜接和連貫將有助于人們對大腦思維和推理過程的理解。與此同時,本研究構建的語篇轉喻符號———認知模型今后會在更廣闊的領域得到進一步的證實和完善。

  參考文獻

  [1]胡壯麟.我國認知符號學研究的發展[J].當代外語研究,2013(2):6-9.
  [2]王寅.體驗人本觀視野下的認知符號學[J].外語研究,2011(3):1-6.
  [3] LAKOFF G,JOHNSON M. Philosophy in the flesh:The embodied mind and its challenge to western thought[M]. New York:Basic Books,1999.
  [4] AL-SHARAFI A G M. Textual metonymy:A semiotic approach[M]. 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2004.
  [5]張元武.語篇的銜接與連貫性分析[J].海外英語,2018(2):176-178.
  [6]鄒燦,劉永志.語篇銜接與連貫的應用探討[J].語文建設,2016(2):89-90.
  [7]幸君珺.語篇轉喻-照應的符號學分析與分類[J].上海理工大學學報,2014(4):349-352.
  [8]楊洋.國家形象宣傳片多模態轉喻及功能研究———以俄羅斯國家形象宣傳片為例[J].浙江理工大學學報,2016(5):461-467.
  [9]黃曉丹.評價理論視角下美國總統奧巴馬就職演說中隱性態度的翻譯研究[D].廣州:廣州大學,2012.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