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姚莘農與王佐良《雷雨》譯本中的語用模糊性

姚莘農與王佐良《雷雨》譯本中的語用模糊性

時間:2020-02-21 09:28作者:張玉嬌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姚莘農與王佐良《雷雨》譯本中的語用模糊性的文章,《雷雨》是經典的戲劇作品,其人物對話有不少語用模糊的例子,而正是這種模糊性,使戲劇情節更加曲折,人物形象更加豐滿。但在對外文化傳播中,如何準確地將這種模糊性表現出來,就成了文學翻譯者的一項艱巨任務。

  摘    要: 語用模糊指說話人在特定語境中使用不確定的、模糊的或間接的話語,向聽話人同時表達數種言外行為或言外之力。這種語言表達方式在曹禺的著名戲劇《雷雨》中多次被運用,可以說是中國戲劇語言魅力的表現之一;但在翻譯中如何處理這種語言模糊性,則是一個值得商榷的問題。對比《雷雨》兩個英譯版本,可以清楚地看到翻譯作品對語用模糊性的不同處理,這一探索能為學界今后的語用模糊翻譯打開一條思路。

  關鍵詞: 語用模糊; 《雷雨》; 英譯;

  《雷雨》是經典的戲劇作品,其人物對話有不少語用模糊的例子,而正是這種模糊性,使戲劇情節更加曲折,人物形象更加豐滿。但在對外文化傳播中,如何準確地將這種模糊性表現出來,就成了文學翻譯者的一項艱巨任務。因為模糊性是中國語言思維的共同特征,自古以來人們在交流、寫作中都重“意合”而不是“形合”,例如孔子重視“仁”,但對“仁”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而西方思維的特征則是注重精確性,無論是文學、繪畫還是天文、地理等,西方世界的人們追求的一直都是合理的邏輯與精確的表達。因此在中國文學作品英譯過程中,為了讓讀者更好理解閱讀,譯者不得不將模糊性語言作精確化處理,但同時又不能背離原文意思。

  本文主要通過比較分析姚莘農與王佐良對《雷雨》的不同翻譯版本,分別從多重語用模糊、雙/數重語用模糊,以及語篇語用模糊三方面展開舉例論述,確定哪種翻譯能更好地展現《雷雨》中的語用模糊性。

  一、多重語用模糊(pragmatic multivalence)

  多重語用模糊是指在話語交際中說話人往往會對不同的聽話人表達不同的言外行為。換句話說,說話人對某一聽話人傳遞一個信息的同時,也在向另一個聽話人傳達另外一個信息。

  例:

  周繁漪:你看,你讓哥哥歇一歇,他愿意一個人坐著的。

  周萍:(有些煩)那也不見得,我總怕父親回來,您很忙,所以——

  周沖:你不知道母親病了么?

  周繁漪:你哥哥怎么會把我的病放在心上?

  周沖:媽!

  周萍:您好一點了嗎?

  周繁漪:謝謝你,我剛剛下樓。
 

姚莘農與王佐良《雷雨》譯本中的語用模糊性
 

  這段對話中涉及周繁漪、周萍和周沖三個人。但因為周沖并不知曉自己母親與大哥之間曖昧的關系,故他也察覺不到母親對他說的話實際也在暗諷周萍,由此產生了一種話語模糊性。例如,她對周沖說“他愿意一個人坐著的”,在周沖看來母親也許只是平淡地陳述大哥愛獨自靜處的事實;而對于周萍來說,周繁漪是在諷刺他近來不再與她相好,與她關系愈加疏遠。英譯本是這樣處理的:

  You see,your brother likes to be alone.(姚莘農譯)

  I expect he wants to be left alone.(王佐良譯)

  很明顯,姚莘農的翻譯是把周萍“愿意一個人”的表達轉換成了他平日就喜歡獨處的一種狀態,而王佐良的翻譯僅僅轉達了周萍此刻更愿意獨自離開,沒有傳達出周繁漪話語間對周萍的挖苦埋怨,因此姚莘農的翻譯處理更符合原文意蘊。

  這段對話的另一句“你哥哥怎么會把我的病放在心上”,同樣也具有話語模糊性。在周沖聽來,母親是單純地回答大哥對她病情的不聞不問,而在周萍聽來多了一絲責備的味道。周繁漪的多次多重語用模糊都表現了她渴望周萍對自己的關心,但同時又怕別人發現自己對周萍的這種感情。這句話英譯本是這樣處理的:

  How can your brother take my illness as his heart’s concern?(姚莘農譯)

  Why should be worry his head about my being ill?(王佐良譯)

  同樣,姚莘農的翻譯在尊重原文的基礎上更能傳達出周繁漪的言外之意,“his heart’s concern”在表示了周萍不關心她的病情的同時,也讓讀者感受到了那種責備,因為“heart”一詞在英語表達里同樣有“在乎”的意味。而王佐良用“why”做反問句,僅僅是表現了對周沖問題的答復,并且“head”一詞只是表達了“知曉”或“不知曉”的意思,完全沒有傳達出對周萍的言外之意。故還是姚莘農版的翻譯較好。

  二、雙/數重語用模糊(pragmatic bivalence/plurivalence)

  雙/數重語用模糊是指在言語交際中有時說話人會通過一個話語對同一聽話人表達兩個或者多于兩個的言外之意,有時這幾個言外之意甚至會截然相反。

  例:

  魯貴:平時總是你心好,照顧著我們。您這一走,我同這丫頭都得惦記著您了。

  周萍;(笑)你又沒有錢了吧?

  魯貴在明面上是在問候周萍,但是他原本可以只說自己對周萍的惦記,卻話外有話地加上了“這丫頭”,他是在暗示周萍,自己是最清楚他與四鳳之間曖昧關系的人。并且這樣的暗示肯定不是一次兩次了,因為周萍是笑著反問,“又”沒錢了吧,這個“又”字就能看出這是魯貴向周萍勒索錢款的慣用手段。如何準確翻譯“惦記”這個詞就是最大的難點:

  When you depart,this slave girl of mine and I will be thinking of you.(姚莘農譯)

  My daughter and I will miss you.(王佐良譯)

  姚莘農將“惦記”譯為“think of”,王佐良則譯為“miss”。在朗文詞典中,“think of”的英譯解釋是keep in mind for attention or consideration,“miss”的解釋則是to feel sad because someone you love is not with you,從英譯解釋中可以看出,這兩個詞的區別就在于miss帶有一定的感情成分,甚至直接是一種愛,而“think of”僅僅是腦海中的一個想法而已。由此可見,在英文中miss的感情程度更深厚一些。參照原文,魯貴在此想說的其實是四鳳對周萍的愛與關切,因此用“miss”一詞更能反映出二人之間的關系,讓周萍一下理解其中的寓意,故王佐良的翻譯更貼合原文。

  三、語篇語用模糊(discoursal ambivalence)

  有時語用模糊發生在語篇的層面上,這種語用模糊稱為語篇語用模糊。語篇語用模糊通常使聽話人難以辨清其中所表達的言外之意。

  例:

  周樸園:(突然抬起頭來)我聽人說你現在做了一件很對不起自己的事情。

  周萍;(驚)什——什么?

  周樸園:(低聲走到萍的面前)你知道你現在做的事是對不起你的父親么?并且——(停)——對不起你的母親么?

  周萍:(失措)爸爸。

  周樸園:(仁慈地,拿著周萍的手)你是我的長子,我不愿意當著人談這件事。(停,喘一口氣嚴厲地)我聽說我在外邊的時候,你這兩年來在家里很不規矩。

  周萍:(更驚恐)爸,沒有的事,沒有,沒有。

  周樸園:一個人敢做一件事就要當一件事。

  周萍:(失色)爸!

  周樸園:公司的人說你總是在跳舞窩里鬼混,尤其是這三個月,喝酒,賭錢,整夜地不回家。

  周萍:哦,(喘出一口氣)您說的是——

  周樸園:這些事是真的么?(半晌)說實話!

  周萍:真的,爸爸。(紅了臉)

  這段對話中周樸園質問周萍是否做了錯事,但他的語言含糊不清,尤其是“對不起你的父親么?并且——(停)——對不起你的母親么”“你這兩年來在家里很不規矩”這兩句話,讓周萍以為說的是自己與繼母周繁漪的不倫之情,以致驚慌失措。曹禺的語言模糊性與整篇文章語境渾然天成,無論是劇本讀者還是戲臺觀眾,相信都會隨著周萍一起不自覺地緊張起來;正當緊張氣氛快迸發到頂點,大家以為周樸園真知曉了自己妻子和兒子的不倫之情而期待著劇情進一步發展的時候,謎底豁然揭曉——周樸園責備的只是周萍在外面喝酒鬼混的事。如此一來,大家再回顧剛才他對周萍的質問,會發現果真如此:對不起父母的可能就是不上進努力,在家不規矩則是相對于周樸園自己這兩年不在家而言,于是這個“家”的范圍就擴大了。譯本是這樣處理第一句話的:

  Do you know what you have done is also an injustice to your father?And also——(Pauses)——an injustice to your mother?(姚莘農譯)

  Do you realize that what you are doing is a disgrace to your father?And also(pauses)——to your mother?(王佐良譯)

  兩種翻譯最大的不同在于“對不起”一詞的處理。姚莘農將其譯為“injustice”,有“不公平、不公正”的意思;王佐良譯為“disgrace”,這個詞的感情色彩更加濃重,有“恥辱”的意思。因此,就詞義傳達層面上看,王佐良采用的“disgrace”更能對周萍的心理造成沖擊,比較符合原文意蘊。

  對于“不規矩”的翻譯姚莘農處理為“play the devil”,王佐良處理為“private life’s been highly irregular”。“devil”在英語中是“魔鬼、惡魔”的意思,姚莘農的翻譯更加符合英語國家的審美理解,形象地描述了周萍在家所做的一些“罪大惡極”的事情,由此其感情色彩相比于“private life”——“私生活”的混亂更加強烈,更加符合周萍由此而產生的慌亂不堪。因此,姚莘農版的翻譯比較好。

  四、結語

  語用模糊是戲劇語言表達的重要技巧,為語言增添了許多魅力。在英譯過程中,不僅要關注英語世界的精確性思維模式,還要關注是否尊重了原文本意,只有這樣才能將中國語言模糊性的魅力準確傳達出去。

  參考文獻

  [1] 曹禺,林語堂,田漢.英譯中國三大名劇[M].中英出版社,1941.
  [2] 王佐良,巴恩斯.Thunder Storm[M].北京:外文出版社,1978.
  [3]曹禺.雷雨[M].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18.
  [4]林瑛.《雷雨》模糊語言之語用分析[J].廣西輕工業,2008(3):133-134.
  [5] 孫寶新.曹禺《雷雨》中的模糊語言[J].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15,28(5):117-120.
  [6]郭亞銀,路東平.文學作品中語用模糊的界定與分類[J].文學教育(上),2017(6):92-95.
  [7]曲鳳.從語用模糊看戲劇沖突:以《雷雨》為例[J].林區教學,2017(9):39-40.
  [8]荊潔蘭.語用模糊研究及其對外語翻譯的啟示[J].英語廣場,2018(2):36-37.
  [9]鄭金海.語義模糊·語用模糊·模糊修辭及其與語境的關系[J].重慶交通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19(1):117-121.
  [10]馮莉.《雷雨》中模糊語言探析[J].太原師范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7(6):118-121.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